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小说 > 主页 > 小说 >

现实主义小说新作亮相,摆脱陷入“惯性泥淖”

简介从聚焦精准扶贫的《山盟》、书写老龄化困境的《天黑得很慢》,到直面反腐题材的《重新生活》、借助社会案件思索人性的《双面台风》……今年上海书展期间,多部围绕社会热点

QQ截图20180801174512.jpg

从聚焦精准扶贫的《山盟》、书写老龄化困境的《天黑得很慢》,到直面反腐题材的《重新生活》、借助社会案件思索人性的《双面台风》……今年上海书展期间,多部围绕社会热点话题的现实主义题材小说新作集中亮相,多场新书阅读活动上的讨论思考,引出了业内和读者关心的话题——小说如何“再现”现实?什么样的现实主义书写能够焕发长久的艺术魅力?

有评论家观察到,如今随着人们精神生活的丰富,读者对于小说的诉求,不再仅仅是“事实复刻”或“热点回放”就够了,而是需要从作品中读出摆脱惯性认知的内容。“一些现实主义作品中现实感缺失,究其原因,在于现实主义本应是一种有效的观察方式和书写方式,但某些写作者却陷入惯性泥淖,致使其观察和书写运转失灵。”在评论家季亚娅看来,这不是我们需要的“现实主义”,现实的丰富庞杂,需要在文学那里找到相应的呈现,而不是惯性的旧表达。

恰如文学评论家罗兰·巴特谈论小说时说,“写作是提问的艺术”,现实题材文学的生命力往往就在于对新人新事物新现象迅速且精准的回应。在优秀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中,现实感不是来自惯性书写,恰恰相反,它来自精准叙事和非脸谱化的呈现。

涌现了一批过去不常见的当代乡土题材小说

本次书展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涌现了一批过去不常见的当代乡土题材小说。

写扶贫,如何避免仅仅堆积苦难细节?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山盟》的作者李明春的心头。他在接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部小说结合几个家庭的命运,探讨了精准扶贫、教育扶贫等问题。小说挖掘出现实洪流里的人性光辉,以诙谐幽默的现实笔触展现出精准扶贫丰富的现实画卷,以一个山村的小故事折射出时代的进程。

undefined

《山盟》

李明春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在创作过程中,李明春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写出新意,避免掉入主题先行、概念化窠臼?李明春调动几十年的基层生活经验,将扶贫中的具体纠结和家族矛盾进行了真实呈现。比如,小说中的冬哥与凯子即便卑微,也都有尊严,他们宁愿承受物质贫乏的痛苦,也不愿接受社会歧视带来的精神伤害。李明春通过《山盟》表达了自己对扶贫的理解——扶贫不仅要让贫困户在物质上脱贫,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精神上也“脱贫”。

“从这个意义来说,小说不止提供了精准扶贫的典型事例,还透过这一事例,揭示了乡村社会的杂而真实的现状,既增强了作品主题的可信度,也让人们理解到扶贫的难度和复杂性。”评论家贺绍俊说,从《山盟》来看,李明春扎根于基层,努力向下沉潜,作品饱含“土地的湿度”和“民间的温度”;但他在向下的同时仍不失仰望星空的眼光,具有清醒明确的价值追求。

undefined

《后土寺》

陈仓 著

作家出版社

上海作家彭瑞高长篇小说《昨夜布谷》具有强烈的现实感。作品以乡镇大院为背景,展现了众多性格鲜明、在改革大潮中浮沉的人物的命运,通过乡镇这一充满活力和张力的舞台,映照了改革开放40年历程。而陈仓的新长篇小说《后土寺》,同样讲述了从农村到城市,从故乡到他乡的转换中,那些道不尽的人生悲欢。

undefined

《昨夜布谷》

彭瑞高 著

文汇出版社

在评论界看来,这些接地气的乡土题材作品,摆脱了对现实照搬照抄的概念化的“惯性书写”,尽力挖掘反映当今乡镇复杂而丰富的内在变化。

脸谱化是懒惰和平庸的表现,文学要有能力描画世相人心的褶皱

继《烈日灼心》后,作家须一瓜新作《双面台风》再次取材社会案件,追问生活和人生困境。小说中,执着追求公平正义、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的“执拗”警察形象傅里安,令人印象深刻。“人心就跟小昆虫一样,都有趋光性。不要忽略我们心目中的恶,也不要低估我们心中的善。”在须一瓜看来,文学是世相人心的工笔画,它至少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以相对深刻和全面的知觉去触摸人生的凹凸裂隙,感受生命蒸腾的丰沛世界,而不是一味脸谱化地再现“善恶”或“好坏”。

undefined

《双眼台风》

须一瓜 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文章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