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散文 > 主页 > 散文 >

关于归途的文章

简介凌晨两点半,我走在回家的途中。 城市变得萧静。一切在此刻终止,仿佛跌入幽暗的深渊。阵阵冷风呼啸着拂过脸颊

关于归途的文章


  
  篇一:归途
  凌晨两点半,我走在回家的途中。
  城市变得萧静。一切在此刻终止,仿佛跌入幽暗的深渊。阵阵冷风呼啸着拂过脸颊,像是某种诡异的嘲笑。我将温暖和包裹着疲惫灵魂的躯体一并裹进厚厚的外套里,急速的朝着家的方向行走。耳机里悦耳的歌声在此刻更像是一种咆哮,充斥着对生活的无可奈何。孤独如影随形的游走。街道边的路灯正一点一点的放大着我心底的无助。像是一条走丢的狗,踩着自己的影子,流浪于阡陌交通的城市中。
  远处,一个优雅女子的轮廓若隐若现的浮现眼前。她半低着头,左手紧紧环绕着自己的胸部。右手拿着手机,不时的打开或合上。不知道是在看时间还是在等待着某种遥遥无期的回应。一头褐色的卷发如瀑布般的倾泻,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她缓慢的挪动着步子,一点一点的向黑夜深处迈进。眼眶里湿润的泪水无助的滚落,远远的便能听到她低低的抽泣声。仿佛是在对生活不满的发泄。她不时的驻足、回首,眺望那已经走过的路途,像是等待着某种召唤。但是漆黑的夜里除了冷风的侵袭,没有任何的回应。或许,此刻的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寒冷,因为有一种寒冷早已沁入她的心脾,根深蒂固。就这样,在驻足与回首间。她的身影在这幽深的夜色中,渐渐地消失不见。如同幻觉一场。
  我继续的行走,家的方向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前方飘来烧烤的油烟味。在夜风中肆无忌惮的飘散。一对已过半百的中年夫妇正在为两个年轻男子倾心的服务。男人在烤架上不停的翻滚着手中的炸串,忙的不亦乐乎。女人将空余的折叠桌椅一一摆进那张破旧的三轮车上,等待着最后两个顾客离开后,打烊回家。静谧的深夜里,能够清楚地听到那两个醉酒男子的呓语。地面上散乱着燃尽的烟头和喝空的啤酒瓶。两个年轻男子相对而坐,彼此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只是若有所思的一手抽着烟,一手喝着啤酒。神情木讷着凝视着被路灯照的泛黄的街道。
  中年妇女将所有闲置的桌椅都收拾完毕。然后直起身子环顾了四周,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老伴。男人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完全忽视了老伴心中的怨忿。“再来10串羊肉串”一个男子回头突兀的嚷道。寂静的深夜被打破,仿佛一种怪兽的咆哮。“好的,马上就来”刚闲下来的男人立刻又忙碌起来,脸上始终挂着会心的笑。简短的对话之后,又陷入了某种诡异的宁静之中。而他老伴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开心的表情。相反,却多了某种反感和厌恶。
  终于,两个年轻男子开始收拾起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离开。在结完帐的那一刻,老板还是象征性说了句:慢点走。中年妇女连忙收拾起桌面上的残羹冷炙。对家的向往,让她整体的动作都显得麻利许多。两个年轻的醉酒男子相互搀扶着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中年夫妇也开始陆续的收拾好一切,向家的方向前行。中年妇女轻轻掸去老伴身上的灰尘,男人微笑着抚顺妇女额头上散乱的头发。然后,彼此默默的相视而笑,没有任何言语。路灯映射着他们对生活的满足和感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背影被路灯拉的很长很长,有种不言而喻的温馨。
  终点还未到达,我依然需要继续的行走。
  一条黑色的狗亦步亦趋的跟随在我的身后。随着我的步伐走走停停。它的脖子套着一个银白色铁圈。我想一定是和主人走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才流浪至此。我开始对它感到同情,但是却没有想过带它一起回家,因为我不是它的主人,不能给予它贴心的照顾。或者跟随我之后,某一天还是将在流浪中度日。最终甚至孤独的死去。
  耳机里的歌曲反复的唱着,永无止境。我不再回头看它,只顾着自己行走,往家的方向。在一个路口处,我低头继续行走。耳机里嘈杂的音乐让我听不清周围任何的声响。突然,一束刺眼的光芒从侧面投射过来。一辆急速奔驰的渣土车正向我驶来。夜里,渣土车闯红灯的现象早已屡见不鲜了。我快速的冲向马路对岸,顺利的躲过一劫。在渣土车呼啸而过的同时,我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像是某种警告或暗示。渣土车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而是迅速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伴随着渐渐消散的呼啸声。
  莫名的停下脚步,回头巡视着刚刚跨过的路口。一滩殷红的血迹迅速的蔓延开来,氤氲出一种悲惨的绝望。我呆呆的望着被车轮碾压过的流浪狗。一个孤独的生命在此刻戛然而止。或许,这就是上帝安排吧。在这个纷繁错乱、浮华、奢靡的都市社会里,像这样无家可归的物种,注定只会沦为上帝的宠儿。只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显得太过决绝和悲切。
  我终于看到家的轮廓,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建筑。在打开门的刹那,我莫名的回头仰视秋日里浩渺璀璨的星空。一轮皎洁的月光正聚精会神的凝视我的一举一动。原来,发生的这一切不止我一个见证者,还有夜空里闪烁的繁星和淳洁的秋月……
  
  篇二:归途

  黯淡的残阳发出冷灿灿的光芒,北风推着阴云慢慢向南方移动,空气愈加寒冷,接触在皮肤上,冰凉冰凉的,有点刺骨。
  我拽紧灰色的棉袄,两只脚来回跺着,脚下是冰冷的水泥地。也有人竖起棉衣的领子,背靠着墙避风,也迎着一点点日光的余温,大多数人还蜷缩在候车室里不肯出来。
  突然“嗡嗡嗡——”一阵马达声在耳旁响起,一辆颜色陈旧的红客车,从后面开过来,呼啦一下,候车人立刻提起东西,有的把东西高高举过头顶,簇拥在车门口。检票员是个清瘦的男人,大声喝道:“按号站排,别乱挤——”人们立刻往栏杆立钻,仍旧乱哄哄的,高举着自己手里的票,在检票员眼前乱晃。我终于在混乱中上了车,还很幸运,得到一个座次。其他人也陆续上了车,客车慢慢驶出车站,沿着曲曲折折的路,朝镇外开,不久,客车开出了古老的熊岳镇,加足马力,朝着北面我家乡的方向钻去。
  车窗外,是一片气势磅礴的土地,北风吹得车窗呜呜作响,更猛烈些。灰暗的天边,连绵不断的山脉,只有一些影子,模模糊糊的。正南方,一列长长的油罐火车,喷着浓烈的白烟,“呼呼呼,像一只巨大的怪物,喘着粗气,由东向西行驶。路上,行人稀少,人们惧怕寒冷,不愿出来。
  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心思却飞回学校。小胡是我的老乡,梳着学生头,圆圆的脸,戴了一副眼镜,也许她也坐上车了吧。我去她宿舍帮她拿回家的东西并送她上车,已经有很多人去车站了,准备回家。刚到宿舍感觉很乱,满地废纸屑,各种用具脸盆,撮子,笤帚,横七竖八,乱堆乱放,只有回家东西,收拾得很干净,放在屋子中央。小胡的车次比我早,我先送她,她坐的是火车。
  我刚要试着拎一下她那装的满满的绿色提兜,感觉很重。我正背对门,弯腰拿她的提兜,突然,一个尖锐的女生叫声在我耳旁炸响,吓了我一跳。“哎呀——呀——”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影子,带着一阵旋风,忽地一下,重重的摔到对面的床上,仍然无所顾忌地喊:“哎呀——非得补考,这个破遗传题,都答差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们班的书记戈键,她说话快言快语,又是大嗓门,刚才自己摔在床上又坐起来。“你坐那呀,你坐那呀”她刚从班级回来,一见是我,就指着另一个空床让我坐。
  另一个很胖的女生,也戴一副眼镜,她家是辽南的,叫张伟平,也在一旁吵吵一道填空题没填上,不嫌麻烦,又去翻书,又去找笔记,非要找到答案,心中才踏实。“妈呀,就是这个图,不会填”她一脸懊丧的神情,看着刚找到的答案。戈键一听,赶忙凑过来查看,嘴里急切的说“哪个,哪个,快叫我看看”
  “咣啷!”汽车刚闯过一双铁轨,颠簸得厉害,小胡,戈键,张伟平,凌乱的宿舍,都不见了,我这才想,我是在回家的客车上。
  老师说过,上车站送人不要一大群一大群的,我送老乡胡旭丽的时候,车站有一大群外班的学生,乱哄哄的。一列火车缓缓驶进站台,这就是小胡坐的车次,我忙把她的提兜扛在肩上,朝拥挤的车门口走去,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把提兜放到行李架上,我也累得气喘吁吁了……
  一辆捷克卡车,吼叫着开足马力,从我们的客车旁袭卷而过,我的思绪已经彻底被打断了。我瞅了瞅窗外,前面快到营口市了吧,到了营口市,我再去西市区那个渡口,乘十分钟的船一直到对岸,就到家了,我想动一动僵硬的腿,坐久了腿有点麻木。
  
  篇三:爱的归途
  又是夜雨凄凄,我病了。
  不记得是多久前的日子了,一个人,一只吊瓶,一本书,也是冷雨凄凄的夜。虽然独自面对四面墙,惨白得让人绝望,可是那时候心底有梦,从不肯轻易放弃。
  抱着梦想的行囊,我流浪得好疲惫好艰辛。所有的泪水跟痛,总是一个人吞咽,日子虽然很辛苦,可是我有梦,文字插上了理想的翅膀,心跟梦就会飞翔。
  我不会刻意营造气氛,也不会努力拼凑想要达到的某种氛围,我只想写出心里的感动,快乐,忧伤跟爱。
  我的心就好像一株青青草一样,将深绿的成熟显现,将娇黄稚嫩的芽孢深深裹藏。最渴望的爱总是混合着悲剧样的基调展现在生命的夏末。
  夏初的时候,认识了给予我的梦想插上翅膀的云,云真的一如他的名字一样,飘逸,遥远,令人迷恋。我总是在想,云有一天真的会飘走吧?因为他思念着他的最爱,她已经化作了天上的星星。
  他的爱跟痛,他的思念跟眷恋,我都陪伴他一起走过。每当我看见他为她写的文字,就会掉好多泪,有辛酸的回忆,有心疼的折磨。更多的是羡慕。如果,可以一生衷情,我情愿我是那颗星。
  可是已经连续三天的夜雨了,我看不见一颗星,只有云思念的文字纠结我的心疼在屏幕前闪烁,泪光中,渐渐模糊成无数颗水晶样的星星,我想每一颗都是她的灵魂,我想说,如果爱他就放了他,
  如果爱他就放了他,如果爱他就放了他。(中国散文网- )
  云说过,如果不是我,他已经随她去了。一起走过的时光,总是那么美丽而短暂,所有的时刻都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际遇,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你。
  云鼓励我的话还在耳际,可是人已经被时空阻隔得千里万里,我找不到他了。生命没有方向的感觉,失去了和云的联系后,加上好久的紧张跟负荷,我还是病了,我不想治疗,真的想任性一次,我很累,为什么要假装我很强;我很害怕,为什么要努力强作笑颜;我很绝望,为什么还要表现得充满了希望。云还在写着文字,可是却不再与我说话。
  也许是我的懦弱跟愚蠢让他冷了心。
  我说过不会轻易放弃梦想,可给我插上翅膀的人带走了梦的翅膀,我不可能再飞翔。
  没有了你,小草只是小草,只是遥望天际浮云的一株柠檬黄,秋色无边里,小草只想沉睡。
  失去了飞翔的欲望,我开始在晕眩中飘渺起来。我病了,病了的人就会胡思乱想,梦里,那个陌生而憔悴的背影渐渐离我越来越远,我呼唤着你的名字,心,疼得让人窒息。
  雨,持续了一整夜,我开始无法合眼,雨声里,只剩下一缕羸弱的呼唤还在水雾里游荡,而我生命中,那朵从未曾谋面的云,是否还会在初晴的午后降临。
  归途里,有爱延展生命的轨迹,将过往沉淀,让梦想攀升。
  我知道,最虔诚的那一缕魂魄已经在雨夜消散。爱人,这是给你的最后的呼唤。
  
  篇四:夕阳归途
  当日头西落,我们的年头便也如浪尖翻过。时日的多少早已不予追究,心的慢步才使我学会颤抖,如瑟瑟寒风中渔夫的憾动。只剩下夕阳,在空虚的缝隙照进夕阳几重?斜倚在哪个葱茏的山口。
  夕阳的旧景重复了多少遍才映入了岁月的心扉。徘徊在门外的游子泪湿了几方单薄的衫衣。也许,只有颌下的白髯夺取了坚强的高地,不得不俯首,就是不可不回首,紧闭的双眼不知道朦胧,黑暗或许可以看清,到底哪里有了缺口。梦秦皇汉武的砖瓦城墙已经颓然坍塌,忆唐宗宋祖的亭台楼阁终究俨然倒下。不知听谁说过“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可谁又能相信那独行的小船在港口旁寂寞。
  故乡对我们总是亲切的,可是,一个人一辈子都生活在故乡时,是熟悉还是陌生,熟悉的,不过是沧桑后的巨变,陌生的却是乡愁的代表;是什么牵绊着我们的心,似是一根细细的线,系在我们的心间,直到离开人世后,那根线被埋在地下,立起了一棵面向东方的槐杨。
  东方红的余晖是西山的一丝温暖,夕阳是年迈的木拐,用自己的脊梁顶起了天地的鄙薄,默念的佛号不过是红尘与归宿的命题。每每夕阳斜挂,那相思便随着淡泊的光线爬上云边,染红了天涯苍老的面颊,黯然了海角的礁岩。很多时候见了它不免凄凉哀婉,但上苍寻得月老问是哪方爱恋,月老一笑,指了东西南北,唯独剩下夕阳中的空房。红线一端系在心上,一端系在指上,轻轻一拉便隐隐作痛,接下手上的姻缘,将它连在夕阳的心上,便不会寒冷。
  相思不是人间的情愫,那是上天的垂怜,独独让人们在挣扎中解脱抑或死亡。茫然的相思是思想的轮回,如电影的胶片重放出一幕幕过往的温柔,只是时间似铁轨般将它拉长,留下了车轮滑过的呼啸和一点生息。
  悄无言的哀苦是夕阳中静静的波浪。午时,只见得地表如沸腾的水面,有热烈的冲动,有豪放的潇洒。另看夕阳,仿佛凝固的昨日,回眸过去。剧烈过后的暗淡浅浅一笑就撕裂了夕阳的沉默,裂开了黑暗,使世界变得黑白。就当是夏天,阴影中的风始终划破着我的褴褛,只剩下半边心脏还留在胸间。钢筋水泥的森林只有高处望得到真实的夕阳,那五彩斑斓的艳丽倒映在杯中的酒面,混着葡萄酒的红色,鲜艳的让人赏心悦目。低头时才倏而发现自己太高,甚至在高处的中间夹杂着自己不渴望的空虚。夕阳在高处观望也看不到游览的人,因为它落在了人们的眼底,成为真正的落日。
  人生就如太阳,升起,落下。
  朝阳与夕阳的差别不在于时间的偏转。
  可是,人生没有承接,没有轮回,自然没有来世。
  只是,人生需要真实,需要自我,应当需要光明。
  我的夕阳,在一棵树下,枝桠盘缠间开放了圣洁的生命,一簇一簇的嫩叶攒聚在一起,如万多莲花开满枝头。夕阳中如此绽放,是朝圣者的虔诚。踏着夕阳的道路,我迷失了归途,只看清了脚步中写满了多年的路,回首之间,明白了夕阳的方向,于是,顺着它独行,走向夕阳的尽头
  
  篇五:人在归途
  张灯结彩的日子,到处洋溢着节日的喜气洋洋。
  而我,打点好简单的行囊,收拾起疲累的心情,出发了。
  没有目的地,随意的把自己打发给沿途的风景,其实,在这万物沉睡的季节,除了看到那些光秃秃的山峦和道路两旁被萧瑟的寒风吹打的灰蒙蒙的小树之外,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那些夕阳黄昏时,从一群群村落的烟囱里徐徐吐出的炊烟。
  那是很小时候就有的情结,炊烟袅袅,倦鸟归家,温馨而恬静,似乎看到热炕上盘腿坐着的家人,围着一火锅,饶有兴趣的品啧着自制的黄酒,那是一种家的温暖,吃出的是香甜,品出的是滋味。
  随意的落脚在那些熟悉的小镇,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喧哗,没有那些世俗的腐朽,朴实而简单的年的气息给人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三五成群的人们聚拢在暖洋洋的太阳下,笑意融融,一副对生活的满足表情,交头接耳,谈论着风调雨顺,人杰地灵。
  随便的走进那些早早开门做生意的小店,那些简简单单的饰物,普普通通的用品,充满人性化的安逸,精心挑选一番,花很少的钱,买一大堆自己感觉很中意的东西,小心的塞进小包里,买的就是一种心情。出门的时候,竟然哼着小曲,很久了,没有这样开心过。
  小镇的太阳居然是那样的亮,比过小城的太阳亮好多倍,好多倍。这里没有让人窒息的城市污染,没有拥挤不堪的人流车流,更没有刺耳的喊天叫地的叫卖声。可以看到蓝天白云的悠闲自得,可以自由的呼吸大自然赐予人类的新鲜空气。
  纯纯的乡音,冲淡了日积月累的流浪的孤独,随意的推开那些勤快的小吃店,要几块自制的年糕,虽然在外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可用红枣蒸出来的馍就是比过那些山珍海味吃着香甜,有滋有味。带许多回去,送给朋友们,也是一种开心。
  走过这些被行程装点满满的随意,还有装满暖暖回忆的行囊,原来,心里的那份柔软还在,贴心的温柔着自己,满足着这种一个人的简单旅行,没有浮躁,没有奢华,淡定着远离那些看似繁华的喧嚣,也许,这才是自己需要的。
  归途漫漫,靠着车窗,看匆匆掠过的小树,才几天,柳条已经泛出些许绿意,很快,就可以看到漫天的柳絮在飞扬,那是在播种新的春意。
  2009年的第一次旅行,温暖而惬意。
  我安心着这样的旅行,踏实着这样的走过,感动着这样的执着,从来如此。
  有谁说这不是一次旅行?
  
  篇六:何处是归途
  似梦非梦,似花非花,物换星移已两度,徒叹隙中白马。再回首,尽数风流。娴静水月照娇花。霪雨初霁,晴空排鹤,笑逐云边飞霞,蝴蝶纷散,风景此处独佳。离别之种,萌发了思念的芽。
  刚走进这殿堂,便被离别之苦所纠缠。总想一个人找个地方怀念,于是,早已习惯于独自漫步于青石古道。面对着满地的萋萋芳草,经常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包裹整个灵魂。
  信步走向芳草最芳处,半晚隐隐的霞光正好将那败死的枯黄掩盖,视线所及尽是一片活跃的青绿。虽不如处春万物复苏的勃勃生机,也不如深冬万里一片洁白无暇的神圣纯洁。但是看那一条曲幽的小径偶尔露出的黄土,便如万绿丛中一线灰黄,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亦满怀了一份灵巧的风韵。
  古老的道路,倾吐着一份古老的气息。顺着这气息一路走过。熟悉而新鲜的感触油然而生。拾级而上,清冷的意味更加浓厚。特别是阵阵微风过处,果然是高处不胜寒。同时,风吹着古老的参天大树,数枝与树叶的摇曳。那声音,忽高忽低,似近似远,不是谵前紧铃玉峰那样清幽意远;亦不是短笛洞箫那般哀婉情深;而恰以云海深初隐隐的回环婉转的春雷。温柔地敲打着黄昏的昏沉。和着秋虫微微的低鸣之声,引发了我心灵深处的共鸣。
  怀着那份孤寂与感伤,独倚高楼望青山,只觉一丝丝忧郁的氤氲之气在我身旁回绕。不禁让我有些莫名的感想于情愫。只是不知是对这自然美好的思考,还是对人生漫长的憧憬。如定格般,在风中沉没着……
  山水无情,因此不老,故而常在。而这无情浪子,如流水落花般,总想找到那传说中最美好的瑶池,作为自己最后的栖身之所,于是,不断地流浪,可是哪里才是真正的目的地啊!所以他抛弃疲倦,仍在旅行。每到一个地方,他总会欣赏。一花一叶,一草一木。用眼去触摸,用心去体会。直到有一天,他在一粒灰尘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在一颗沙子里看到了整个世界。那种境界与感受便如飘飘乎羽化而登仙了。
  登泰山而小天下,登东山而小鲁,而登斋公而小湖师。漫眼望去,青山丛中一白玉,在夕阳和晚霞中散发着熹微的光韵,对着如此美景,怎不陶然而醉?我始终相信;惟自然可净化一切。此刻斜倚古树的我,心里充满了静秒神微的颤动。一鞭斜阳,一串清风一帘残霞,自我感觉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骄子浪儿,对着火红的残阳晚霞和枫叶。我静默着,微笑着……
  阳落霞散,天空不知何时抛撒起了牛毛细雨,轻轻的,柔柔的。如春风拂面,如天籁入耳。站在山顶上,看着脚下的行人或是撑着伞或是快步行着。没有一人似是超脱世外,抛开一切,扬起脸,任细密雨丝轻轻拂,是一种享受,亦是一种境界:天人合一,物我两忘。
  风吹过,雨拂过,山上的树叶片片飘落,如蝴蝶一样的凄美。看着绿色飞舞,仿佛世界都已成碎片,那种隐痛又勾起心灵深出的回忆。
  心如凄风扫古木,看尽绿蝶随风舞。
  青山何处萦孤魂,苍黄一片照归途。
  在这冷寂的环境中,心中一片惨然。终于明白柳柳州为何在那小石潭前,面对清幽美景,会产生那种“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的感触。其实无论哪个文人都不会对自然有厌恶之感,有的只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亦是对坎坷人生的真情流露。
  我不会有那种丰富的阅历与见识,只是在思想上有某个共同点吧。今后,我仍会继续自己的求学生涯,长路漫漫,该怎样走,才能更远?抬眼四望,茫然的神色中找到一丝亮点。面对着凄美风景,深秋的黄昏,万物终要凋零。而我始终相信:古木虽黄,依然能翻新芽。
  信步处,是归途。此刻的天空,竟奇迹般有了满天繁星,我不禁婉尔:又是一个艳阳天!

中国散文网首发:

文章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