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散文 > 主页 > 散文 >

蓦然回首,爱已从烟雨中走过

简介【一】昨夜,在好友小昭结婚闹洞房时,有人提出在场的每个未婚男女必须大声告诉大家自己是幸福,或是不幸福。

昨夜,在好友小昭结婚闹洞房时,有人提出在场的每个未婚男女必须大声告诉大家自己是幸福,或是不幸福。对着话筒雨裳笑颜如花地回答“我很幸福”,当那四个字从雨裳嘴里冒出时,雨裳心空里有一片阴霾瞬间覆盖了原本的晴空。

借口自己胃痛想休息,雨裳匆匆离场。

脚刚踏上马路,雨裳的泪便不争气地滑落下来。

“流水啊,你说我幸福吗?”坐在石桥上,对着河面,雨裳含泪轻轻地问。

“如果你和莫允在一起,如今你一定会在静好的时光里拈花浅笑,你会在浮世的每一角落安然聆听幸福的声音。”那一刻,雨裳听见自己的心代替流水作了回答。

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

没有了莫允的身影,雨裳才发现自己再不能以安之若素的心情去轻奏一管洞箫;没有了莫允的声音,雨裳才发现自己再不能用淡然静雅的心独守一份清欢。

无数个孤独的夜里,雨裳的心一次次踏上铺满厚厚苔藓的记忆,借着一只萤火虫的微光,走向曾经的水墨烟云里,幻想着再次踏进美丽的梦境。

天暖时,雨裳不知道莫允是自己最深的等待,天冷了,雨裳才知道关于莫允的一切全是自己最深的牵挂。

【二】

“雨裳,你好幸福!拥有莫允这样又帅又心细的男子,你一定是前世积德了。”从前几乎公司里所有的同事都对雨裳这么说。

其实,雨裳一直都清楚莫允是爱自己的,只是,习惯了被莫允宠爱后,雨裳竟然忘了该好好珍惜。

当爱情离开后,雨裳才一遍遍地去端详、抚摸相册里的莫允,才去细细地回想莫允对自己的好。

“我属鸡,如果你爱我,那以后一年四季,每个季节你都必须给我亲手雕刻一只木鸡,而且每只鸡的神态姿势必须有异哦。”

“嗯,放心!这难不倒我!”

曾经望着书桌上一只只神采奕奕的木鸡,雨裳的世界里满是春暖花开,而今,每次望见那十一只木鸡,一曲殇歌便在雨裳耳边浮荡,一朵朵鲜花便在雨裳眼前凋零……

一夜风起,吹散了谁的牵念?一刻清寒,划伤了谁的心田?一帘烟雨,搁浅在了谁的眉间?

雨裳的孤城里没有了暖阳的普照,只有那冷风携着冬的心事日日唱,碎碎念……

【三】

也就是因为初秋的一天夜里,雨裳从广西培训五个月回来,不经意间打开莫允的抽屉,发现一个精致的陶罐里放着一缕黑黑的长发,虽然这长发跟雨裳的一样,但雨裳清楚地知道莫允除了自己再无其他女友,而自己从未把长发赠送给他,当时,雨裳的心中一阵阵酸涩如潮水席卷,不等莫允解释,雨裳便夺门而去,冲进了茫茫黑夜……

那一夜的秋风,吹皱了雨裳一帘的心事,她的疼痛无处安放。

原来,挽住了幸福,一路上便是处处花开,遇见了荆棘,再回首,一路上都是风萧叶落。

那一夜,雨裳最深刻的领悟就是:相爱经不起等待,刻骨誓言终成风中的唏嘘。云聚了,莫允便是自己一生的传奇;云散了,莫允与自己便是从此天涯。

【四】

自那夜莫允的手机号被雨裳拉入了黑名单后,雨裳和莫允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其实,雨裳身边从不缺追随者,半个月后,雨裳便答应了做徐世伟的女朋友。

徐世伟没让雨裳失望,每次约会,他都如魔术师般让雨裳感觉到不一样的新奇,但雨裳不知道为什么和徐世伟在一起时总有莫允的音影在身边晃悠,她笑着笑着,总又悄悄地哭了……

每次,只要远远望见莫允的身影,雨裳就会微笑着紧紧牵住徐世伟的手,或是小鸟依人般深深依在徐世伟的怀里,直到莫允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五】

初冬时节,雨裳收到了莫允的婚礼请柬,请柬上莫允的字字字如剑,雨裳的心再次被割得遍体鳞伤。

犹豫了三天,最后雨裳决定应邀参加。

雨裳把自己妆扮得美艳如花,婚礼上,她的风姿盖过了新娘。

那夜,雨裳不停地跟身边的人说笑,她笑得比任何人都灿烂。酒,一杯接着一杯,雨裳不停地畅饮,眼眸的余光里,雨裳感觉到莫允一直用关切的目光看自己。

雨裳为自己斟满酒,举杯走向莫允和他的新娘。

“莫允,你真有福气,你看你的新娘好美!在此,我真心祝愿你们夫妻恩爱,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谢谢你雨裳!我们也祝你幸福!”莫允举杯深深地看着雨裳的眼睛说道。

新娘把雨裳拉到一边,在雨裳耳边轻轻地说:“我已经怀了莫允的孩子,那天夜里喝醉酒的他嘴里喊的是你的名字,如果你真希望我们幸福,那请你离我们越远越好。”

【六】

第二天,雨裳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头昏沉沉的,她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雨裳努力地去回忆昨夜的事,但除了记得自己举起的酒杯,其它什么也回忆不起来。

包里的手机铃响起,雨裳拉开自己的背包,发现自己的包里多了一本厚厚的蓝色日记本。

雨裳轻轻翻开日记本,跃入眼帘的全是熟悉的笔迹。

“我一直深爱着一个女子,为了她我只身来到了江南,我不管她是不是丁香姑娘,此生我愿意做她的守护神。”

文章评论

Top